党群工作
标题
资讯分类

最新动态
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/
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

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

  • 分类:党建工作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2-23 14:49
  • 访问量:4

【概要描述】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   提灯行一路,照亮身后人 李春惠(新华社贵州分社记者) 今年7月,我和新华社记者罗宇凡来到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,在姜书记生前工作过的特困山区进行了深入采访,我们见识了晴隆最贫困的村寨,走近了姜书记牵挂的贫困户,走访了大量普通干部群众,我们从数十人的口里、眼泪里熟悉了他。

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

【概要描述】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   提灯行一路,照亮身后人 李春惠(新华社贵州分社记者) 今年7月,我和新华社记者罗宇凡来到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,在姜书记生前工作过的特困山区进行了深入采访,我们见识了晴隆最贫困的村寨,走近了姜书记牵挂的贫困户,走访了大量普通干部群众,我们从数十人的口里、眼泪里熟悉了他。

  • 分类:党建工作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2-23
  • 访问量:4
详情

“全国脱贫攻坚模范”姜仕坤同志先进事迹报告

 

 

 

提灯行一路,照亮身后人

 

李春惠(新华社贵州分社记者)

 

今年7月,我和新华社记者罗宇凡来到贵州省黔西南州晴隆县,在姜书记生前工作过的特困山区进行了深入采访,我们见识了晴隆最贫困的村寨,走近了姜书记牵挂的贫困户,走访了大量普通干部群众,我们从数十人的口里、眼泪里熟悉了他。9月26日到10月19日期间,新华社播发了我们采写的长篇通讯《当代县委书记的榜样——追记贵州晴隆县委书记姜仕坤》等5篇报道,让大家认识了这位故去的县委书记。

 

今天,很荣幸在这里跟大家谈谈姜书记,我把这次采访中听到的几个感人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

姜书记曾四上兰蛇坡。大田乡兰蛇坡村位于海拔1800米的高山上,是黔西南州最后一个通电的村,有人会认为,姜书记四上兰蛇坡有“走秀”的嫌疑。但只要实地走下,你的看法就会改变。

 

我曾去过兰蛇坡村,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2015年初,我乘坐一辆越野车前往兰蛇坡教学点采访,那是一条怎样的路啊,左侧是石壁,右侧是悬崖,车子在布满碎石、沟壑的路上颠簸,就好像悬在半空中颠簸,我的心也悬在半空中。在冲一个陡坡时,驾驶员使劲踩着油门,发动机轰轰吼着,整个车身却顺着坡往下滑,看着窗外的万丈深渊,我当时绝望极了。万幸的是,车子终于在稍平的地方停住了。姜书记每次就是沿着这条路上兰蛇坡的。

 

这种地方,谁会冒险上去“走秀”?但也有人会说,除了去看看,还能干什么?

 

兰蛇坡全村800人全是苗族同胞,祖祖辈辈以种包谷为生,贫困发生率超过80%。直到前几年,村里还有不少茅草房。这么穷的村在晴隆县还存在着。

 

而全县的情况是,贫困发生率超过50%,意味着几乎每两个晴隆人就有一个生活在贫困线以下,这就是晴隆的实情,这样的实情决定了领导干部的中心工作。

 

改变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,不是开开会,喊喊口号就可以解决的。脱贫致富奔小康真正落到实处还是要靠行动。一次次到地里、猪圈、羊圈了解真情况,一次次苦口婆心动员村民改种,一次次掰着手指头给老百姓算账。这些都是姜书记去兰蛇坡的工作,同时也是教干部们在贫困村怎么工作。如今,兰蛇坡有近一半的土地种上了经济作物烤烟,许多农户靠养殖翻修了旧居,还有不少人家盖了新房。我想,这些变化与姜书记多次上兰蛇坡分不开。

 

姜书记的家人告诉我,姜书记很爱读书,他去世后,从他办公室收了很多书。得知他住的地方的书还没有收,我们马上就赶了过去。

 

和我们估计的一样,宿舍里到处是书,书柜里有书,书桌上有书,床头上有书,沙发上、扶手上摞着书,饭桌上除了一堆药,还有笔记本和书。

 

县委办副主任贺伯果告诉我们,姜书记只要有时间都在看书,出差挤出点时间最喜欢逛书店。

 

我们还了解到,姜书记看了不少养羊的书,几年下来,已经堪称半个畜牧业专家,甚至还能给生病的羊开药方。

 

县委书记的事情千头万绪,要坚持看书学习很难,我问县草地畜牧中心主任张大权,这件事姜书记何必投入这么多精力?张大权说,晴隆石漠化十分严重、贫困面也很大,姜书记想找一条兼顾破解两大困局的路,他认为种草养羊产业是一个方向,想发展产业就得懂产业、就得学习。张大权还说,姜书记之所以要了解透彻,还因为晴隆这种底子薄、基础差的地方经不起折腾。

 

在姜书记宿舍的沙发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,书名叫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》,他折过的一页书页上有这样一句话——“可以遗憾,但不要后悔。我们留在这里,从来不是身不由己。而是选择在这里经历生活。”

 

一路采访过来,我觉得这句话同时也是他工作态度的一个写照:事关晴隆发展的决定,姜书记一定要先弄懂吃透,学习再学习,钻研再钻研,这背后其实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,要对百姓负责,要对晴隆负责。

 

姜书记的勤政和务实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说实在的,经过这次深入的采访后,姜书记和我理解的县委书记太不一样了。过去我认为,县委书记相对要超脱一些,但我没有想到,在晴隆,县委书记竟是这么操劳。

 

我第一次看到姜书记的形象,是在县委办一个工作人员的手机里,那是2015年夏天,他下乡调研时拍的,照片里的他鬓角的头发全白了,脸上、额头上有深深的皱纹,消瘦的身体有点驼背。采访后期,我来到姜书记的家中,电视柜上的一张大照片让我惊愕了。那是2011年5月,习近平总书记与黔西南州领导干部的合影,姜书记站在最后一排,照片里的他身板匀称挺拔,满脸英气,头发虽然也不多,但全是乌黑的。这两张照片之间的时光好像不是几年,而是十几年。

 

县委副书记王琴告诉我,“书记不爱说大话,做人很务实,刚来晴隆时就像个小伙子,这几年老得太快了。”

 

的确,身为贫困县的县委书记,姜书记工作强度很大,白天频繁下乡、调研,晚上看材料、开会。扶贫联系点上的特困户,每家都要走到;基础设施建设,每个环节都要仔细斟酌……省州领导到晴隆考察,不需分管领导辅助,他脱口就能说出每个乡镇的贫困人口、贫困发生率,主要企业的资产负债,重点工程项目的施工进度……

 

采访中我听到一个细节,一次下乡回来,疲惫的姜书记抬起一条腿架在凳子上休息,周围的同事都笑出了声,原来,他的鞋底已经磨穿了,而他却浑然不知。

 

一个磨穿鞋底的县委书记,没人知道他总共下了多少次乡,爬了多少座山,他的司机朱黎家告诉我说,车子几乎每天都在路上跑,一年要跑近十万公里,至于爬坡上坎、田间地头走过的路更是无法计算。熟悉姜书记的人都说:“没见过这么拼命的干部。”

 

开始我不解,看到山上石头缝里种的包谷时我明白了。大山里的农民会想尽办法在遍地石头的山坡上寻找土地,哪怕碗口大一块,也要撒下一颗包谷种。姜书记也一样,面对晴隆的先天不足,他没有好高骛远,而是脚踏实地、殚精竭虑地去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,为脱贫撒下一颗颗希望的种子。

 

如今有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,但,常年超负荷的姜书记却走了……

 

按照家人的意愿,他的遗体告别没有仪式,没有通知曾与他共事过的同事、朋友、乡亲。但当92岁高龄的原晴隆县委副书记赵善平得知消息后,他颤颤巍巍拄着双拐,坐上孙子的车,赶往一百公里外的殡仪馆。而之前,这位当年随二野解放贵州的老革命已经两年没有出过家门。

 

我问:“赵老,您腿脚不好,为什么要坚持去殡仪馆?”他说:“这么好的同志走了,一定要送一送。”

 

人民的泪水与怀念,难道不是对一名共产党人最好的祭奠吗?

 

最后,我想再说说,姜书记已经离开一段时间了,大家不仅没有淡忘他,反而怀念得愈发热烈,人们怀念他的赤子之心、公仆情怀,怀念他立足实际,锐意创新,怀念他心无旁骛,简单朴素……

 

提灯行一路,照亮身后人。我们相信,更多的“姜书记”将源源不断涌现出来,他们将带领干群在脱贫攻坚中攻坚拔寨,他们将带领干群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目标迈出坚实步伐,他们将带领干群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。

 

 

 

脱贫攻坚铸忠魂

 

王 琴(晴隆县委副书记)

 

今年4月12日,在脱贫攻坚的决战时期,我们的班长,县委书记姜仕坤同志倒下了。噩耗传来,晴隆的干部群众都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,含泪相告,自发为他送行。在这些人中,有贫困户,有养羊、种茶的农民,有90高龄的老同志,甚至还有十多年的老上访户……

 

作为书记的助手,我见证了,他带领全县干部群众在异常贫瘠的土地上耕耘坚守。

 

晴隆是典型的喀斯特地区,人均耕地只有0.77亩、贫困发生率52.2%,多项指标名列全国592个贫困县的倒数第一,是全国最贫穷的地方之一,也是贵州省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。

 

2010年,姜仕坤任代理县长。当时, 1.7平方公里的县城,人口不足3万,狭窄的街道是泥巴路,水电供应也没有保障;通乡公路既破损又危险,70%的村不通公路,许多老百姓靠种粮难以维持温饱,年轻人都得外出打工。

 

姜书记没有被贫困所吓倒,而是与全县党员干部拧成一股绳,以“拼命三郎”的干劲,开始了与贫困的决战。

 

上任伊始,正逢春节前夕,姜书记说:“越是接近年关,越要走访贫困户。”在大田乡董箐村,姜书记走了一家又一家,都很贫穷,当目睹一位老乡家里除了一口显眼的半边锅外,再也没有像样的东西,姜书记含着眼泪,从兜里摸出两百元钱递给老乡,声音低沉地说:“买口锅回来,先把年过了,过完年我们一起想办法”。走出这户人家,姜书记沉重地对我们说:“消除贫困,真是任重道远啊!”

 

第二天,他就带着县政府班子成员和相关科局同志,先后到省、州的发改、财政、扶贫、移民、交通等部门汇报工作,争取得到支持。跑了一周,赶回晴隆,又一头扎进村里和老乡家里进行调研。仅一个多月的时间,跑遍了全县所有的贫困村。

 

解决民生问题刻不容缓。姜书记直接到自来水厂调研。

 

“县城为什么经常停水?”负责人说:“县城位置高,需要靠五级加压提水,供电没有保障,抽水难,只能分片区供水。”

 

了解情况后,他立即召开专题会议,在县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,千方百计挤出500万元用于补贴抽水电费,将每吨7块多的水价降到3块8。

 

晴隆电压不稳,姜书记多次带队爬山越岭进行勘察,到项目实施地点现场办公,最终建起了110 kV、220kV的变电站。终于结束了县城用水难、用电难的历史。

 

晴隆山高坡陡谷深,修路成本高,城、乡道路等级低。县城仅有的三条街道狭窄破损、污水横流,通往北部4个乡镇的公路,修了9年都未验收,发生过多起交通事故。姜书记痛心地说:“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路修好!”他带领大家四处奔走筹集资金,跑遍了省内所有的银行。终于,有两家银行被他执着的精神所打动,给了13亿基础设施建设贷款,全县掀起了城、乡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潮。6年来,姜书记带领大家改造、新建城乡道路2000公里,许多边远村寨都通了车。县城人口、面积都翻了一倍,城镇化率提高了16个百分点。

 

晴隆在南方喀斯特地区种草养羊,治生态、脱贫困的做法,2006年被国务院扶贫办誉为“晴隆模式”,到2010年,亟待转型升级,拉动更多群众脱贫致富。

 

姜书记对我们说:晴隆种草养羊的主要是一些大户,覆盖面不大,群众受益很有限,绝大多数农民的经济收入还依赖外出打工,“空巢老人”、“留守儿童”问题十分突出。要尽快建立种植养殖示范园区,推广种草养羊,吸引外出人员返乡创业,加快脱贫攻坚的步伐。

 

为打造“晴隆模式”升级版,姜书记刻苦钻研,很快从门外汉变成了行家里手。

 

姜书记对养羊专家张大权说:“如果把县草地中心与农户‘产权共享,利润分成’的合作模式,改革为由政府帮助老百姓贷款买羊、补助建羊圈和种草,使他们转变成‘为自己养羊’,享有全部产权。以此,提升‘晴隆模式’的成效,你看如何?” 张大权兴奋地说:“太好了!草地中心就是为老百姓养羊服务的,初衷就不是为了挣钱。如今,群众已尝到养羊的甜头,拥有全产权的话,养羊户的积极性、责任心会更强,养羊致富也就指日可待了”。全产权模式为羊产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。

 

接着,姜书记请来国内外知名专家,与本土专家联合攻关,用胚胎移植等一流技术,选育出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六代“晴隆羊”,建成年屠宰120万只肉羊的加工厂,一系列羊肉产品通过电商平台源源不断地远销北、上、广,羊产业带动了2.5万人脱贫。

 

晴隆因地理、气候的优势,出产上乘茶叶,高端成品茶可卖到几千元一斤,而农民出售的茶青1斤仅能卖20多元,大部分利润被茶商赚走了,茶农收益不高,没有积极性,茶产业难以规模化发展。

 

姜书记深入调研后说:“茶青卖不起好价钱,是因为信息不畅,我们要尽快建茶青交易市场,广泛发布信息,引导市场调节,提高茶青收购价,维护茶农的利益。”一系列举措,很快收到成效。老百姓的收益提高了,种茶的积极性高涨,全县每年新增茶园过万亩,2015年,茶园面积达到14.7万亩,茶农每年收入超过亿元,茶叶成为脱贫的又一支柱产业。

 

姜书记带领大家乘势而上,大力发展“羊、茶、果、蔬、烟、薏”六大产业,老百姓的收益大幅增长。6年来,改良、种植草地78万亩,羊出栏100万只,群众收入翻了一番,贫困人口减了一半。

 

在发展产业的同时,姜书记提出旅游脱贫的工作思路。抗战时期,为打通连接滇缅公路和重庆的抗战物资运输线,晴隆县城几乎出动了全部劳力,以血肉之躯和石锤铁钎,修筑了抗战生命线——二十四道拐。姜书记坚信,晴隆人有能力,将这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留给晴隆的珍贵遗产,打造成知名景点。他带领大家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,突破了一道又一道难关,成功地招商引资,改造县城、建设安南古城、打造史迪威小镇,建成了一个具有民国建筑风格的人文景区。在此拍摄的电视连续剧《二十四道拐》在央视热播后,晴隆成了旅游的热点。近年来,在大小黄金周,晴隆的餐馆、旅馆全部爆满。

 

今年初,黔西南州委将全州划为五大脱贫攻坚战区,立下军令状,打响攻坚战。晴隆是第二战区,到2018年,7.91万贫困人口要全部脱贫,任务十分艰巨。2月26日,晴隆县召开脱贫攻坚誓师大会,姜书记带头庄严宣誓:“脱贫攻坚,我是党员,冲锋在前。”会后,姜书记立即带头奔赴帮扶点,到贫困户家中,与他们共同商量如何发展产业,千方百计帮助他们增收脱贫。

 

如今,晴隆的基础设施改善了,产业发展起来了,旅游脱贫有成效了,主要经济指标稳健增长,催人奋进。在这关键时刻,姜书记却累倒了……

 

中央媒体记者采访姜书记先进事迹后,感慨地说:姜书记的精神令人敬佩,我们看到了贵州省后发赶超的不竭动力,我们更加坚信,贵州省与全国同步小康的目标一定能够如期实现!

 

 

 

我心中的好书记

 

贺伯果(晴隆县委办公室副主任)

 

我和姜书记相处了6年,在这6年里,我很清楚他是怎样工作的。

 

初到晴隆,县里的贫困程度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但他坚信,再难的事也要有人干,脱贫致富不能等、靠、要,只能闯、干、拼!他默默地定下这条座右铭:“晚干不如早干,要干就要干好”,以冲刺的速度开始了和贫困决战的长跑。

 

在我的记忆中,他不知疲倦,脚步永远都停不下来。

 

刚到晴隆的第一天,我送他到宿舍,看着两只大水桶,问我这是干什么用的?我说:“县城是分时段、划片区供水,这是用来装水的。”他看着大水桶自言自语地说:“县长住的地方都没水,老百姓的家会是什么样?”第二天他就到水厂调研,一个多月的时间,跑遍全县56个贫困村。有时忙到下半夜才能回宿舍,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早上开会,常常是啃着馒头匆匆走进会场。

 

六年来,车辆行程几十万公里,平均每天要在车上颠簸100至200公里。为筹办好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分会场活动,姜书记夜以继日坚守在第一线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仍然坚持工作。同志们都累得受不了,我忍不住对他说:“书记,您再这样干下去,您的身体会垮的。”他说:“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,我们要抓住机遇,带头干、抓紧干”。

 

拔掉穷根,必须找对发展门路,才能精准发力。他时常提醒大家,对待工作要认真钻研,自己先弄懂吃透,绝不能心血来潮,拍脑袋、想当然。为了找对致富的门路,他走遍晴隆的山山水水,对每个扶贫项目,都要把问题研究分析透彻,先后解决了老百姓最关心的水、电、路问题,有力推动了羊、茶等六大产业的规模化发展。

 

“想让老百姓养羊,自己先得懂羊”。每次姜书记下乡都要问养羊的情况,进村入户总是先钻进农民的羊圈里,身边随时都放着一本养羊的书,无论再忙,一个月都要跟养殖专家见上几面,三天两头通电话,半夜想到问题还打电话探讨,最后想出了以吊脚楼的结构做成“羊宿舍”,治好了潮湿导致的羊腐蹄病。短短的六年时间,草地畜牧业飞速发展,种草养羊脱贫致富的农户不断增加,石漠化得到有效治理,生态环境越来越好……

 

姜书记经常爱说这样一句话:“磨刀不误砍柴功,大家一定要多学习、多看书、多思考,才能更好地工作”。他只要有时间都在看书,出差最喜欢逛书店,常向我们推荐一些好书。他的办公室、寝室、车上,到处放的都是书,宿舍的书籍就整整装满7个编织袋。有一次到广州出差,逛书店时,我买了一本休闲的书,姜书记看见了,对我说:“要多看一些伟人专著和历史书,多看一些经济管理方面的书,对你今后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”姜书记说的这些话,我至今都忘不了。

 

为积攒资金发展项目,他处处节约,是县里出了名的“老抠”。有一次到贵阳出差,办完事后,正好附近有家宾馆,每晚180元,他看了看价格说:“有点贵,看看其他地方有没有便宜的。”最后我们走了很长时间,找到了一家100元的招待所住下。我开玩笑地说:“书记,您太抠了。”他说:“县里太穷,用钱的地方很多,我们每人节约80元,全县这么多干部出差,每个人都这样做,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我是书记,更要作表率!”。

 

姜书记自己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,却舍得拿钱帮贫困户买猪、买牛。

 

2014年,姜书记来到董箐村,当他了解村民陶金翠一家5口人,丈夫患有重病,两个孩子上学,还有一个智障的孩子,只有陶金翠一个人苦苦支撑。姜书记问她想做什么,陶金翠眼泪汪汪说不出话来。姜书记安慰她说:“困难是暂时的,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。你说,你想干什么,我们会帮助你的。”陶金翠说:“我想养牛。”姜书记说:“你想养牛,是好事情。”陶金翠说:“吃饭都是靠国家救济,哪来的牛养啊?” “那我回去协调一下,争取给你买头牛。”不久,姜书记便协调资金买了一头牛,送给陶金翠家。

 

2015年春节前夕,姜书记再次来到陶金翠家,发现她原来空着的猪圈里有了一头母猪。陶金翠告诉他,母猪是借来喂的。如果产五头猪崽,就给主人一头,如果产五头以上,就给两头。姜书记听了很感动,说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买一头猪送给你养。”姜书记转身就对我说:“买母猪的事你去落实,钱我出,她家太困难了,买的时候要注意选一头肚里有崽、马上就能见效益的。”

 

陶金翠终于养上了自己的猪。到目前,这头母猪已产下了两窝猪崽,卖了六千多元。

 

大田村住着一个叫肖长青的,年轻时失足进过监狱,在那里学会了焊接技术,刑满释放回到老家,结婚生子。后来,因贫穷,妻子离他而去。

 

姜书记来到一贫如洗的肖长青家,问他:“你除了种地还会做什么。”肖长青说:“我懂焊接技术。”姜书记鼓励他,你可以用你的技术赚钱嘛。于是,姜书记就给他买来了焊枪、氧气瓶、切割机等等,他对肖长青说:“给你多少钱,都不如给你找条路子实在。”

 

“长青电焊铺”开业后,肖长青家日子一天一天好了起来,每个月的收入超过3000元,离家几年的妻子也回来了,新房子也盖起来了……

 

正当肖长青对生活充满信心的时候,姜书记去世的消息传来,他愣住了,手里的焊枪滑落下来,一屁股坐在地上,双手抱着头痛哭起来:“姜书记,您不是说等我家新房子盖好以后,来我家喝酒的吗?您怎么就这样走了?”

 

因为征地的问题,郭永茂成了十多年的上访户。有一次,他来找姜书记,被我拦住,姜书记听到后,严厉地对我说:“老百姓来一趟不容易,要理解他们的感受,只要我在,有时间,就不要让他们等。”说完就把郭永茂请到办公室,耐心解释政策,最后郭永茂心平气和地走了。

 

听说姜书记去世的消息,郭永茂不相信,就打电话问我:“是不是真的?”我难过地说:“是真的。”郭永茂连连叹气说:“太可惜了!姜书记是个好人、是个好官。”

 

2012年8月,栗树村村民向他反映,纳坝组后山的山崖很危险,随时可能垮塌,直接关系到64户324名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原先安排搬迁的地点,离群众土地较远,路也不通,部分群众2004年搬出后又折返,要求炸掉山崖。他到现场查看后说:“老百姓的要求是对的,花点钱把危险的山崖炸掉。”有的同志说:“县里财政困难,爆破工程需要192万元。”姜书记严肃地说:“田地都在寨子旁,老百姓的请求合情合理,花这笔钱炸掉山崖,既排除了安全隐患,又能让老百姓过上安稳日子,值!”

 

姜书记的心中始终装着老百姓,唯独少了他自己。多次出现身体不舒服,我们劝他去医院看看,回答总是那句话:“等忙完这阵再说。”

 

“等忙完这阵再说”。姜书记就这样坚持着,可是谁都没有想到,他还是没有扛过去,永远离开了我们……

 

姜书记去世后,前任县委书记许风伦写了一副挽联:“山绿了,羊多了,民富了,你不见了;路修好,水供好,电通好,君且走好。”

 

 

 

爸爸永远活在我们心中

 

田姗灵(姜仕坤同志女儿)

 

我是深圳大学新闻系的学生。一年多以前,我还穿着校服坐在兴义八中的教室里上晚自习,每晚10点50分的下课铃声响起,我总会飞奔回宿舍,去接听爸爸的电话。爸爸的工作很忙,没有时间管我。从初中开始,我便寄宿学校,所以约定每天晚自习后他和我通个电话,因为学校规定晚上11点30分关电话,爸爸工作繁忙,怕错过约定时间,就在手机上设置晚上10点55分的闹钟,提醒和我通话。每次通话,他都会唤着我的乳名问道:“梓余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在很短的通话时间里,我会和他分享在学校里的喜怒哀乐。爸爸是个很细心的人,总是可以从声音中察觉出我的变化。记得刚读高中的时候,学业繁重,我的成绩一路下滑,心情沮丧,爸爸在电话里问:“怎么了,心情不好,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我忍不住哭了起来。爸爸听完我的哭诉,没有责怪,而是语重心长地鼓励我说:“女儿,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和挫折,我在工作中同样有很多困难,只要我们努力克服,认真的做了,就一定能成功,因为在爸爸心中你是最棒的!”爸爸的这番话让我有了信心和动力,也成了我一段美好的回忆。10点55分,我和爸爸约定的电话一直陪伴了我在中学的六个年头。

 

度过高考的关口,我顺利地进入大学,学业和心理的压力缓解了许多,爸爸说我长大了,不用为我操心了,他可以安心工作了。我们之间的通话不再像原来那么频繁。就在今年4月10日晚上的10点多钟,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,爸爸说他已经到了广州。广州和深圳只有100多公里距离,我期待着爸爸忙完之后能到学校看看我。可怎么也没想到,这竟是我和爸爸的最后一次通话。就在第三天,爸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当知道爸爸去世的消息时,我发疯似的往外跑去,泪水止不住地流,忘记了穿鞋,脚被磨出了血,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……那一刻,我多么希望那个熟悉的号码再次闪现!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呼唤我的乳名……在收拾爸爸遗物的那天晚上,爸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原来他还一直保留着和我通话的这个10点55的闹钟,可是,我再也听不到爸爸的声音了。

 

爸爸和妈妈聚少离多,他们从来没吵过架,这是我觉得最骄傲的事儿。爸爸工作地点一变动,妈妈不得不跟着变换工作,从册亨到安龙、再调到兴义,几经周折跟到兴义,爸爸却又调到了晴隆……结婚20多年,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太少。去年,妈妈旧病复发住院,工作繁忙的爸爸没有时间照顾她。一个星期天下午,一家人好不容易在医院相聚,看着父母絮絮叨叨地聊着天,我觉得那是多么的宝贵而温馨的时刻。可是,再也没有了……

 

爸爸常常责备自己不能忠孝两全。前年五月份的一个夜晚,爷爷急发胆囊炎,四叔陪他到昆明检查,需要立即手术,否则有生命危险,但不管怎么劝,爷爷都不答应。没办法,四叔只有打电话给爸爸,当时他正在开会,凌晨两点多会议结束,他马不停蹄赶到昆明,和爷爷谈了一个多小时,爷爷才同意做手术。还来不及休息一会,又接到工作电话,立即赶回晴隆。出门的时候,爷爷看到爸爸走路一瘸一拐,又把他喊回来,问他是怎么了?他笑着对爷爷说,“在上楼时不小心把脚崴了,没事儿。爹,您一定要听医生的话,好好养病!”看着爸爸远去的背影,爷爷流泪了!

 

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,他痛风发作,疼得脚不能落地,开会时只能斜靠在沙发上,怕爷爷看出他病了,硬撑着走进病房。

 

我的奶奶70多了,可她闲不住,在老家还要下地干活,爸爸担心奶奶的身体,就经常打电话给她,但常常才接通电话,还没说上几句,又有工作电话打进来,他只好挂断电话。

 

爸爸每年过年都带我和妈妈回册亨老家走马村去看望爷爷奶奶。平时难得有时间与爸爸相处,回老家就成了我最享受的时光。我们一起谈读书学习,谈为人处世,谈人生理想。进寨子有一段很长的泥巴路,就是在这段泥巴路上,我深刻感受到了爸爸对这片土地和父老乡亲的深厚感情,明白了什么叫做“不忘初心”,知道了他拼命工作的原因:就是要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。在路上碰上乡亲,他总要停下来和他们拉拉家常,如果顺路还会捎上他们一程。有些老乡觉得自己身上泥多不愿意上车,可爸爸毫不在意,硬把他们拉上车。

 

我常听老家的人说:“爸爸跟农民一个样,没有架子、不讲究吃、不讲究穿,大家说话都愿意跟他掏心窝子,他是一个不会忘本的人。”

 

老家走马村是一个苗族寨子,经济发展相对落后。爸爸到晴隆工作后,发现那里的自然环境和老家非常相似,就把晴隆县的脱贫经验,趁着回老家的机会,介绍给老家的乡亲们,他希望家乡的人能生活得更好。每次回老家,乡亲们都会围着爸爸问很多关于发展产业的问题,爸爸每次都耐心的解答。这几年看到老家百姓们的生活越来越好,爸爸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和骄傲。

 

我的手机屏幕,是我爸爸调研小学生免费营养午餐时的照片,他微弓着背,一脸和蔼地望着眼前的孩子。每次打开手机,仿佛觉得爸爸正慈爱地看着我。虽然爸爸走了,但他的温暖留在我的心里,他的坚毅还在我的血液里流淌着。爸爸,我会努力振作起来,照顾好妈妈和爷爷奶奶!做一个像你一样脚踏实地、爱学习、负责任、有爱心的好姑娘!爸爸,你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

logo

电话:0851-33253341

邮箱:gzasyz@163.com   地址: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金匮街49号

版权所有: 安顺市第一高级中学 2009-2020 备案编号:黔ICP备16006595号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-贵阳  网站后台